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阿陌
🌟全职圈
霸图脑残粉,每一个战队都有爱
爱双花,爱韩张林方,正副队联盟粉
🌟漫威新粉
盾冬锤基 闺蜜组伦敦组相声组 抖森包子 阿毛是我的快乐源泉
🌟非常佛 非常佛 就是个隐形人
不会撕逼只会拉黑 毕竟是个现充
感谢看到这里

【双花】手机相册里的他

  • 感谢每天被我骚扰一起开脑洞的鳕鱼 @一条鳕鱼游啊游 ,有机会我一定把你扔进双花家的鱼缸里。

  • 内有部分内容与《张佳乐的头发到底经历过什么》同款,因为是开着刘海脑洞的时候想到的,就挪到这里来写了。

  • 孙(nan)哲(peng)平(you)生日快乐!第三弹!

 

孙哲平退役后回了北京。

孙爸爸很欣慰儿子终于回到正轨了,决定举办个家宴来告诉众人,也顺便看看把儿子放到什么岗位上锻炼一番,准备接自己的班。

这次家宴来的人很多,各种近亲远戚都拖家带口的来了,一个小时候带着孙哲平爬树捞鱼砸邻居家玻璃的哥哥也带着自己不到三岁的小女儿来了。小姑娘被放在孙哲平旁边坐着,她爸爸和旁边的人聊得正开心,小姑娘东摸摸西看看,抓起孙哲平的手机,脆生生的问:“叔叔,你能陪我玩这个吗?”

孙哲平哪里应付过这么小的小孩子,看孩子的爸爸和旁边的人越聊越high了,只好打开手机屏幕。

然后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那是张佳乐的脸。

孙哲平拿着手机愣在那里,小姑娘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有下一步的动作,小手一伸把他的手臂拉下来,也看到了手机上的张佳乐的照片,好奇地发问:“叔叔,这个姐姐是谁啊?”

“这不是姐姐,这是…”孙哲平一时回答不上来,他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和张佳乐的关系。

 

这张照片是孙哲平和张佳乐第一次去青岛旅游的时候拍的。照片里张佳乐的脸占了三分二的镜头,虽然糊的看不清脸,也能感觉到他的笑容,孙哲平露出一只胳膊拽着他的帽子,背对着镜头。

那时第二赛季夏休期刚刚开始,两个内陆人一拍即合,决定先出去玩一圈再各回各家。之前去霸图主场打比赛的时候,张佳乐就念叨着等夏休期要在青岛多玩几天,吹吹海风喝喝原浆,吃海鲜吃到爽。

于是,到青岛的第一个晚上,两人就在韩文清的远程文字指导下找到了藏在巷子里的一家老牌海鲜馆,老板娘十分热情的招待了他们:“诶呀小韩介绍来的啊,来来来进来坐,小韩交代啦,给你们各准备了一杯原浆!我都听小韩说啦,说干你们这行的就不能多喝,那就一杯,给你们尝个味道!这来青岛不喝点原浆那真是白来了!”

张佳乐爽快的应了下来,然后熟练得仿佛每天都来的常客:“先来两份老醋苦菊,龙虾两吃,要刺身和虾脑蒸蛋,香辣蟹,孜然鱿鱼,鲅鱼饺子,蒜蓉生蚝,椒盐皮皮虾,然后崂山可乐来两瓶。好先这样!”

孙哲平淡定的拆着碗筷,点单的小姑娘已经目瞪口呆了:“先生,您这几位啊?”

“啊?两位啊。”

“…要不我帮您换到大桌吧,这么多菜摆不下。”

“也行,给换个倒壳方便点的位置吧!”

总之,在孙哲平和张佳乐扫空了桌上所有东西以后,在服务员惊异的眼光中施施然离去。

虽然总共就喝了一杯,但职业选手的酒量摆在那里,加之原浆的度数较普通啤酒略高,两人都有些醉了。七月初的青岛夜晚还带着些凉意,吹醒了两人微醺的大脑。

“诶,大孙,你手机借我下,我的没电了。”

“怎么又没电了,让你整天沉迷手游沉迷抽卡。”

“今天忘带充电宝了嘛,机场等了那么久不玩游戏干坐着啊。”张佳乐熟门熟路的打开孙哲平的手机,点开相机,“这街景真不错,来一张!”

“张佳乐,你看着点路成吗!”孙哲平一扭头,发现张佳乐正背对着自己摆好pose,孙哲平无奈的拽着张佳乐的卫衣帽子,“能不能换个地方再拍,你这堵人家路口了!”

“我靠孙哲平你别拽我帽子!!我要摔啦!”张佳乐手忙脚乱的站稳,“照片都花了!”

“那你就待会再照呗,内存够你照的。”

“…孙哲平你买128G的手机难道是为了存照片吗??”

“聪明,一会回去奖励你个棒棒糖。”

“啧,变态!”

“变态就变态,”孙哲平耸耸肩,“那你也喜欢我。”

“谁喜欢你啊你烦死了!”

 

小姑娘见孙哲平愣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便自力更生把孙哲平的手机拿下来,小手一通乱点,又看到了同样的熟悉的脸。她举起手机给孙哲平看:“叔叔叔叔!你看我又找到了那个姐姐!”

孙哲平回过神来,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张佳乐,忍不住笑了一声。

 

这张照片是孙哲平第一次给张佳乐剪刘海的时候拍的。照片上张佳乐张牙舞爪要扑上来的样子,使那秃了一块的刘海更加显眼。

当然,这秃了一块的刘海是张佳乐自己剪的。

第二赛季某个平常的傍晚,训练结束的张佳乐揪了揪自己的刘海,嘟囔着:“诶怎么又这么长了,明明才剪不久啊。”

“什么不久,明明都剪了一个月了。”孙哲平收拾好东西,跟张佳乐一起走出训练室。

“啥?一个月了?我靠时光飞逝日月如梭啊,我们要抓紧一切时间练习了!”

“…张佳乐你先停下你抽卡的手再说这话。”

“诶呀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大孙你来给我剪头发吧!”

“自己去理发店啊,我才不给你剪。”

“剪个刘海而已去什么理发店!我们要为百花的未来积攒更多的积蓄!”张佳乐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用力拍了拍孙哲平的背,拍得孙哲平一个踉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大孙一会回宿舍你帮我剪刘海啊!”

总之,在张佳乐的威逼利诱下,孙哲平还是举起了剪刀,非常直男的剪了个一刀切。

“孙哲平你这剪得什么鬼?!”张佳乐从他的手游里勉强分出了一点视线,就被自己的刘海吓到了,“想我乐哥活了这么多年竟没见过这么丑的刘海!”

“你自己叫我剪的啊,我又没剪过刘海,拒绝售后服务。”孙哲平退开两步假装端详了一下,“这刘海不是挺好的吗?像现在小姑娘流行的那什么,空气刘海?”

“孙哲平你够了!这还空气刘海??你这明明是锅盖头了好吗!”张佳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内心崩溃,一把抓起剪子就要继续动手。

“张佳乐我可提醒你啊,网上说了,剪坏的刘海不要拯救了,等他长长点再说。”孙哲平划了划手机屏幕,“还有的说,剪过的刘海只会越剪越丑,因为他失去了长度。”

“所以孙哲平你是承认你把我刘海剪坏了是吧!”张佳乐转身用剪子恶狠狠地对孙哲平比划了两下,又转回去继续比划他的刘海。

孙哲平靠在门边,看着张佳乐想好了刘海该怎么拯救,举起剪子做好心理暗示准备下手了。

然后,一个响亮的喷嚏声打破安静的环境,也盖过了一声轻微的“咔嚓”声。

张佳乐揉揉鼻子,有点迷茫的看向镜中,就被自己秃了一块的刘海镇住了,连身后孙哲平举着手机笑得直发抖都没心思注意。

“我的刘海啊你死的好惨啊!!”在孙哲平愈发抑制不住的爆笑中,张佳乐放下剪子就要冲过来跟孙哲平pk,被孙哲平眼疾手快的连拍了好几张黑历史。

“孙哲平你还拍!!你乐哥我今天不会放过你的!!”

“明明是你自己手抖怎么还怪上我了?”

“还不是你给我剪坏了!”

“我哪剪坏了齐刘海怎么了你看不起齐刘海啊!”

“齐刘海哪是你这样的那明明是锅盖!锅盖!!”

“那最后也是你自己作死剪秃的!”

“…不听不听叶秋念经!啊啊啊啊孙哲平你给我站住!”

最后,这场追逐以一个野图boss刷新了而结束。当然,之后张佳乐和孙哲平pk了多久,张佳乐的房间里为什么突然多出一堆棒球帽,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叔叔!叔叔!”小姑娘还在锲而不舍地摇晃着孙哲平的手臂,毕竟周围的大人都在热火朝天地聊着什么,只有眼前这个叔叔没有加入他们。

孙哲平在小姑娘的不懈呼唤下终于回过神来,他看看自己的手机,一整个相册里几乎都是张佳乐的照片,即使是退役了,删了所有荣耀有关的战略图、战队安排,甚至是和队友的合影,他也没有删掉哪怕一张张佳乐的照片。

孙哲平忽然笑了,他揉了揉小姑娘的头:“这个不是姐姐,这是你未来的婶婶。”

“婶婶是什么呀?”

“婶婶就是叔叔的老婆。”

“老婆?”

“老婆就是…你的妈妈就是你的爸爸的老婆啊。”

“哦~~那为什么婶婶没有和你在一起啊?”

“因为…婶婶要工作赚钱啊。”

“唔…那你是不是很爱婶婶呀?”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爸爸的手机里就都是妈妈的照片,然后爸爸说,他很爱妈妈,所以才有这么多照片。”

“…是啊,我很爱他。”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婶婶呀?”

“很快,很快我就会带他回来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18)
© 平乐镇豆腐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