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阿陌
🌟全职圈
霸图脑残粉,每一个战队都有爱
爱双花,爱韩张林方,正副队联盟粉
🌟漫威新粉
盾冬锤基 闺蜜组伦敦组相声组 抖森包子 阿毛是我的快乐源泉
🌟非常佛 非常佛 就是个隐形人
不会撕逼只会拉黑 毕竟是个现充
感谢看到这里

【多cp】写字楼下的星百客(2)

  • 例行感谢和我一起开脑洞的鳕鱼,没有她就没有这篇文

  • 主cp双花。本更带喻黄

  • 写多少算多少,放飞自我。(下一更是什么我不知道)

  • 失踪人口系列(没人记得你

  • 带前文 (1)


黄少天来接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写字楼的工作人员早已回到办公室开始下午的工作,店里只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学生党正埋头学习。

方锐已经飞快地换下制服准备加入这群学生党了,作为建筑系的在读生,他有数不清的图纸要画,数不清的模型要建,但是在家里却有无尽的诱惑。

“所以不如来这,有地方画图,有钱赚,饮料打七折,空调wifi管够。”方锐咬着冰摇蔓越莓的吸管如是说道。

“黄少明天你啥班,换早班来一个呗没准还能见到咱乐哥的那位。”方锐把前期的草稿图纸摆了一桌子,在等待软件打开的过程中冲黄少天问道。

“去去去去早班我绝对起不来当时申请的晚班你以为我是随便写的吗?当然不是我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就是为了防止迟到扣工资什么的!当然啦晚班就不一样了非常符合我的作息!”黄少天一边叨叨叨一边系上围裙开始消毒,“倒是你个建筑系的小子天天晚睡早起你不怕猝死啊!来吧加入你天哥的怀抱咱一起晚班呗!”

“好啊你黄少天当初问你为什么选晚班的时候你还说是因为家住得远早上没有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看来这个月的奖金你是真点拿不到了。”张佳乐擦着手从后厨出来就听到了这么一番话。

“乐哥你听我解释啊!!等等你看有客人来了!”在方锐夸张却无声地捶桌笑中,黄少天眼尖的发现有位客人正在看冰柜里的点心,连忙迎了上去,“先生您好,想尝尝我们的点心吗?这个玫瑰千层和芒果慕斯都是新出的哦,现在还是下午茶时间,搭配饮品立减三元是不是很划算呢!啊当然,要是您想尝尝咸口的话这个火腿芝士可可颂我们也卖的很好的,我个人也很喜欢这个味道!不过就没有参与活动了哦!”

“我不太能吃甜的,但想尝一下你们的新品,您有什么推荐吗?”客人略带困扰地单手拖住下巴,“上次吃的你们的大理石芝士还是很不错的,配上美式的话就没有太腻了。”

“哇哦,第一次遇到没有被少天的话唠推销法吓住的客人诶,可喜可贺。”张佳乐抱着自己的水杯,一屁股坐在方锐的位置旁边吐槽道。

“啊啊啊乐哥乐哥臀下留画!!我的草稿啊!!”方锐眼疾手快地把自己的画纸一把拎了出来,“乐哥你没见过?这是黄少家那位啊。”

“见过个鬼啦,黄少家那位不是只存在言语中吗!” 

在两人的吐槽中,那位客人端着自己的饮品和糕点,在店里挑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开始忙碌。


工作日的下午三点半,正是星百客最清闲的时候,张佳乐和方锐坐在手冲台外的椅子上,一唱一和的八卦黄少天。

“黄少,你这太不厚道了!乐哥居然没见过你家那位!”

“方锐你什么时候见过的?”

“啊?R大家喻户晓的喻文州喻老师喻男神,我当然知道啦!”

“诶哟不错嘛黄少天,还勾搭上个老师啊,多久了如实招来!是不是师生恋啊~”

“你们两个够了啊,我都快毕业了师生恋个鬼啦!”黄少天愤怒的拍了下桌子站起身,又在不远处两个正在赶作业的女生愤怒的目光下暗戳戳的坐了下来,“我们俩邻居,按我妈的说法就从小跟在他屁股后面跑的那种。你们别说,差了四岁的感觉很糟糕啊,除了小学能一起上,我初一他高二,我高一他大二,我大一他出国读研了,现在我才要大学毕业他都工作了。诶这种不能一起成长的痛感你们不懂,好想抱抱刚出生的文州啊。”

“报告组织,柴火已架好!”

“烧。”


当然,张佳乐和方锐不可能真的把黄少天给烧了的,不过打扫打扫整个店面还是可以的。

“不过话说回来,黄少你跟喻老师刚怎么还像不认识一样啊。”张佳乐咬着吸管,半杯子的冰块在吸管的转动下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乐哥你这就不懂了,这叫情趣!…不是乐哥你等等放开那个关机键我们还是朋友!!!我还没保存!!!”

“什么情趣你这个单身狗还懂得情趣??是我让他不要暴露的啦,昨晚他说要找个地方做ppt,家里空调坏了还没来得及修,我就推荐他来这里啦!怎么样我还给咱们店增加营业额了呢店长大人加点奖金呗!”

“奖金没有,抹布有一条,去把那桌被你吵走的顾客的桌子收了。”


喻文州在店里一坐就坐到了晚上十点闭店。方锐和张佳乐早就各回各家,店里只剩下黄少天在空旷的店里一边拖地一边唱: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我不想啊~~再拖地啦~~

“不拖地就~~没奖金啦~~我的命啊~~好苦好苦~~”

尾音刚落,他就正好拖到喻文州坐的桌前。看着单手撑头看着他笑的喻文州,黄少天把拖把往地上一戳:“这位客人我们都打烊了,您也该早点回去了吧。你看现在都十点了商场关门了地铁都要停运了。”

“啊,可是我在等一个人诶。”

“等谁啊等谁啊,都这个点了你等阿飘吗?诶作为一个无神论主义者我奉劝你别相信这种东西,不存在的!tan90°!那什么鬼神帮你实现愿望什么的都不存在!不过你到底等谁啊哪有晚上十点等人的啊?”

“等我男朋友下班啊。”

“…喻文州你也太犯规了吧说好的装不认识呢?不过话说回来家里空调修好了没有,在这吹了一天的空调回去如果没空调吹我可是要闹的啊!闹得你明天没法上班哦我跟你说!啊肚子好饿啊晚上明明才吃的那么多还偷吃了一个三明治的为什么还是这么饿啊!文州文州晚上回去给我煮泡面吧。”

“好,加个糖心蛋。”

“万岁文州你太好了!你等我两分钟啊我把拖把放回去换个衣服就撤!”黄少天飞快的把清洁工具收好围裙挂好,拎着自己的单肩包就冲了出来,“你东西都收好了吗在检查一下哦。不过就算忘带了也没事我明天来给你带回去就好了。不过贵重物品还是再检查一下吧特别是你的u盘可千万别忘了!”

喻文州一手拎着公文包,另一只手握住了黄少天的手:“现在带齐了。走吧。”

“等等等等。”黄少天用空着的一只手搂上喻文州的脖子,飞快地在他的嘴上亲了一下,“好了这是给辛苦等我下班的男朋友的奖励,晚上可不可以申请加根香肠?”

“香肠冰箱里好像没有了,给你加片芝士吧。”


评论(1)
热度(25)
© 平乐镇豆腐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