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阿陌
🌟全职圈
霸图脑残粉,每一个战队都有爱
爱双花,爱韩张林方,正副队联盟粉
🌟漫威新粉
盾冬锤基 闺蜜组伦敦组相声组 抖森包子 阿毛是我的快乐源泉
🌟非常佛 非常佛 就是个隐形人
不会撕逼只会拉黑 毕竟是个现充
感谢看到这里

【韩张】老规矩

【韩张】老规矩

*题目和文章完全没有关系,只是因为是高考北京卷脑洞中的脑洞

*简直就是零分作文

*想想韩队被张副管的死死地就…(交上了钱包

*第一次写韩张多(yi)少(ding)会OOC吧

*查房梗玩到韩队身上了…(没有钱包可以交了( ;´Д`)

*如果你能接受第五赛季的张副查房查到韩队身上就请继续吧(=゚ω゚)ノ

 

“队长,该睡觉了。”

“等我打完这场。”

“您已经说这句话十遍了。”张新杰走上前,抢过鼠标打字告别脱战下线关机一气呵成。无视了韩文清愤怒的目光,冷静地开口,“已经十点五十五分了,队长晚安。”

才入战队一年的张新杰竟有逼迫人见人交钱包的韩文清队长准时睡觉的神奇功力,少年你不考虑去拯救世界吗?

 ……咳咳有点跑题了,我们来说说正值大好年华的张新杰同志是如何说(zheng)服黑脸面神韩文清同志的好了!

 

第四赛季霸图夺冠后,全队上下都陷入一种神秘的癫狂中,又正好赶上夏休期,一干职业选手冲进网游,平时耀武扬威的野图boss此时一点威风都没有了,完全沦为职业选手们的掌中玩物。张新杰的作息一向不受外界影响,哪怕一个boss争抢到白热化的时候,他也是说下线就下线,绝不延迟一秒。而韩文清恰恰相反,哪里需要就冲向哪里,跟着工会抢得热火朝天,作息也变的无比混乱。

因此,当夏休期过了四分之三,提前归队的张新杰副队长看到的就是同样提前归队的挂着浓重黑眼圈的韩文清队长。

张新杰不满的皱了皱眉:“队长,夏休期没有休息好吗?”

韩文清:“跟工会抢boss,睡得比较晚。”

张新杰:“还有半个月就要开始第六赛季了,队长还是早点休息比较好。”

韩文清:“恩。”

本来这件事就要这么结束了,但是,某天凌晨,张新杰起夜的时候,意外发现队长房间里有透光,本着对队长身体的关心,他轻轻敲门:“队长,睡了吗?”

没有回答。

张新杰在心中默数三二一,轻轻打开韩文清的房门,却发现他的队长正在精神奕奕的和嘉世抢boss。

此时已经是凌晨3:45了!张新杰本想一个箭步冲上前给队长进行一番按时睡觉种种好处的讲话,无奈身体的生物钟功能太过庞大,困意一阵阵袭来。迷迷糊糊倒回自己床上前,张新杰在心里暗想:“一定要把队长的作息调回来。”

 

第二天早晨,韩文清起床洗漱吃过早饭后来到训练室,准备开始一天的假期训练,却发现张新杰正站在他的位置前面,直勾勾的盯着他。

韩队人家本来是在盯门好吗?

“队长。”张新杰先开口,“我有些话想和你谈谈,很重要。”

“说吧。”

“今天凌晨3:45分,我起夜时发现您还在抢boss。首先很抱歉未经您的允许打开您的房间门,其次,我觉得抢boss抢到那么晚十分影响您的身体和状态,第三,我不知道您昨晚几点休息,也不知道在家时您是否也是熬得这么晚,不过,为了您的身体和战队的未来,我希望从今天开始监督您的作息。可以吗?”

韩文清一时没接上话来,张新杰又接着说:“好的,那么今天晚上10:50我会去查房,希望那时候您已经在做睡前准备。”

什么还有查房?这是被张副队的首先其次第三连番轰炸刚刚反应过来的韩队长的第一想法。

等等我不是队长吗为什么就这么决定了?!这是思路终于理清楚的韩队长的第二个想法,但当他刚想驳回自家副队的安排时,发现张新杰已经坐在他常坐的位置上进行一天的训练了。

算了查就查吧,boss照抢不误。韩文清拉开椅子,也开始了一天的训练。

 

当天晚上,10:50。

韩文清的房间门咚咚响了两声,紧接着张新杰推门而入:“队长,时间到了,该休息了。”

韩文清皱了皱眉,此时的战场不允许他立刻下线,嘉世的一叶之秋带着沐雨橙风四下捣乱,蓝雨的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也在战局中寻找机会,微草那堪比骑士的守护使者跟着打法魔幻的魔术师穿梭在人群里…

“再五分钟,我打完这场。”韩文清手下操作未停,径直说道。电脑中的大漠孤烟挥舞着烈焰红拳仍在向前。

“恕我直言,队长,五分钟您打不完这场。”张新杰站在韩文清身后,分析道。

韩文清何尝不知道五分钟是无法完整这场争boss大战的,但他还是指挥着大漠孤烟碾压向前。

“诶哟老韩,怎么突然加速了?”叶秋懒洋洋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韩文清没有理会,继续战斗着。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boss之争依旧胶着不下,指针滴地跳向11的位置,与此同时,张新杰的声音再次传来:“队长,时间到了。”

“再等一会。”

“不行,我担心再等下去就会等到凌晨的。”张新杰从韩文清手中夺过鼠标,熟练地躲闪脱战下线,还不忘留一句“队长要休息了。”

等做完这一切,张新杰直起身,依旧冷静地目光直视着微怒的韩文清。

“队长早点休息,晚安。”张新杰点点头,转身离开房间。

韩文清感到有些焦躁,以往这个时候他还在网游里奋力拼杀,此时却被关了电脑勒令上床?想了想也没了再开电脑的兴致,索性洗漱一下躺在床上看看职业选手群里聊天。

一叶之秋 xx:xx:x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诶呦喂笑死哥了,老韩你居然还会被催睡觉啊。

夜雨声烦 xx:xx:xx

人家这叫按时作息你个夜猫子懂什么懂什么懂什么?!还有叶秋你最后那下太狡猾了!速度竞技场我要和你PKPKPKPKPKPK!!

一叶之秋 xx:xx:xx

诶哟手下败将,有什么好PK的【烟】

夜雨声烦瞬间开始了刷屏大工程,韩文清也是没兴致再看下去,关了软件关了灯盖好被子,准备酝酿一下睡意。

不知是半夜下雨还是什么原因,这个晚上韩文清睡得格外踏实。

 

渐渐地,韩文清也习惯了张新杰每天10:50来敲他的房门,有时没遇上什么情况,索性就关了电脑躺进被窝;有时抢boss抢的正兴起,也会速战速决或是脱战下线,好几次以后叶秋在QQ上问他:“诶我说老韩,你最近作息怎么变得这么规律?不会是被张新杰管上了吧?”

韩文清:“恩。”

叶秋:“诶哟还是真的?来来来快把你们作息告诉哥哥也好跟着调啊是吧。”

韩文清:“无可奉告。”

 

其实韩文清并不是没有想过用一些奇怪的方法来对付张新杰的检查,比如等他睡了起来接着战什么的。但第二天张新杰总能一眼看出他昨晚的状态,并推测出他的入睡时间,那双隐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此时格外严肃,纵是韩文清也觉得这眼神太过严肃。

时间长了,韩文清也不想继续这种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局面,在战队成员里开了一个短会,着重强调了一下按时休息的益处。

 

第五赛季,第六赛季,一直到如今的第十赛季,和即将到来的十一赛季,大漠孤烟身后总有石不转的陪伴,韩文清身旁总有张新杰的身影。

7月7日晚上10:50,正准备下线的韩文清收到一条QQ信息。

“老规矩,队长,该休息了。”

 

2014-6-7

END

 

妈呀我在写些什么(。第一次写韩张真是...(真的没钱包了!!

没人点梗我就自己找梗了恩,还有两篇双花一篇林方。

@Ice 试试能不能艾特到阿冰...嘿这就是我们讨论的那个!!

感谢观看

评论(2)
热度(46)
© 平乐镇豆腐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