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阿陌
🌟全职圈
霸图脑残粉,每一个战队都有爱
爱双花,爱韩张林方,正副队联盟粉
🌟漫威新粉
盾冬锤基 闺蜜组伦敦组相声组 抖森包子 阿毛是我的快乐源泉
🌟非常佛 非常佛 就是个隐形人
不会撕逼只会拉黑 毕竟是个现充
感谢看到这里

【双花】万圣节paro

 

*双花高中生设定,万圣节晚会设定

*双花装扮用绝密3设定

*lo主学校没办过万圣节啪什么的,有bug轻拍

*双花班长副班长借用Dasiv太太的Time的设定

*群里的一小时拼字,有些粗糙

*用这个当大孙生贺没问题吗

*以上可以的话就请往下

 

万圣节,又名鬼节,对西方的鬼节,虽然说是洋人的节日,但是孙哲平和张佳乐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玩(zhe)闹(teng)的节日。

比如今天。

今年的万圣节恰好在周五。学校早已放学,校园里已是空荡无人,唯有高二(14)班的教室里传出一些声响。

“班长班长你来看下这个行不行!”

“不够吓人,在逼真一点!”

“那边的骷髅头拿过来一点啊!放路中间当球踢吗!”

“副班长哪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颜料不够啦!!”

“班长班长快找副班长啊要来不及了!!”

“啊啊啊啊啊副班长手机还在我这里!!”

“你们接着弄我去找!”

打开教室门,秋天微凉的空气让从热火朝天的班级里出来的孙哲平冷静了些许。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张佳乐,谁知道这家伙拿着颜料盒上哪去了。一想到张佳乐如杂乱的电线般的脑回路和异于常人的路痴感,孙哲平觉得自己的任务实在太过重大了吧。

“总之,先去食堂看看好了。”孙哲平整理了一下校服外套,双手插在口袋里,大步向食堂走去。

周五的留校生不多,食堂自然也早早关门了。孙哲平看着紧闭的玻璃门,转身向宿舍楼走去。

食堂,宿舍,器械区,能找的地方都跑了个遍,仍旧没有张佳乐的身影。孙哲平不禁皱眉,这家伙不会是跑到校外去了吧?

“滴滴滴”口袋里的手机响起,孙哲平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是张佳乐的短信。

“大孙你在哪呢?我已经回班级啦!”

孙哲平瞪着短信看了半天,心想我还不是为了你这家伙才跑出来的。把手机揣回兜里,竖起领子抵挡开始变凉的秋风,向教室走去。

再一次推开教室门,班级里已经和走时大变样了。桌子全部被推到两边,最外层的桌子上摆着班级同学带来的或者自制的万圣节点心,什么眼珠子啊舌头啊心脏啊,为了衬托气氛,每一张桌子上都放着一个骷髅头,被带上花圈什么的还算正常,画画眼影腮红也不算什么,有一个骷髅头被围在一圈蜡烛里,看起来倒有几分凄凉。

这主意肯定是张佳乐想的。孙哲平想道

“大孙大孙你总算回来了。”还没看完班里的布置,张佳乐就冲到他面前,手里捧着一堆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布,“快快快你的服装,赶紧去换了,到隔壁教室找人化妆,速度速度二十五分钟后开啪啊!”说着把布往他手里一塞,又风风火火的跑远了。

孙哲平抱着一堆看不出模样的布料,在原地愣了几秒,心想我还没决定要扮什么呢怎么就连衣服都有了?想归想,他还是抱着衣服去了男厕所。

到了厕所把布料展开才发现,服装并不复杂,一件白衬衫加上一条条纹背带裤,还有一个做工细致的单边眼罩,至于张佳乐是怎么做到把两件简简单单的衣服蹂躏成一坨看不出原本模样的不明物体,就要问问衣服上的褶皱了。

换好衣服,按照要求来到所谓“隔壁教室”——没错那间教室门上贴着四个大字“隔壁教室”——一群手举化妆笔的妹子就扑了上来。

“班长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快快快要来不及了!”

“先上血啊先上血!!副班长不是说衣服上的血他负责吗!!”

“被驴了啊班长你别动眼线要画歪了!”

“道具道具班长的道具呢!!”

“这这这已经弄好啦!吊带要弄下来!”

“身上是不是也要弄血迹啊!班长把上衣掀起来不对把班长的上衣掀起来!!”

一阵忙乱。

孙哲平还没弄清楚班上这些女同学在干些什么,就已经被按到椅子上上下其手,上妆的上妆画血迹的画血迹。等妹子们折腾完了,晚会也差不多开始了。

班级里的灯被全部关上,只留下桌上的蜡烛轻轻摇曳着,孙哲平举着自己的道具,没费多大劲都看到了举着杯红酒在和同学聊天的张佳乐。

张佳乐打扮成了一个海盗的模样,内衫的扣子开了两颗,海盗大衣披在身上,颇有一种异域风情。张佳乐也看到了孙哲平,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向他走过来。

“嘿大孙,这身装扮不错嘛。”张佳乐说着,轻啜一口杯中的红酒。

孙哲平看了皱眉:“张佳乐,你悠着点别喝醉了。”

“喝醉?”张佳乐疑惑的看看孙哲平,又看看自己手中的红酒杯,突然暴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孙你不会以为这里面是红酒吧!这是葡萄汁好吗!”

孙哲平听了也是一愣,随即装出一副恶狠狠地模样,顺势把张佳乐压在墙上:“最近胆长肥了啊,敢调戏你大爷我了,看来不好好调教一下是不行了啊。”

旁边看好戏的同学尖着嗓子来了一句:“大爷饶命。”引起了全班的哄堂大笑。张佳乐也顺势演了下去:“怎么?大爷看上我张船长的小破船了?您这是劫财还是劫命啊?”

孙哲平按下道具电锯的按钮,电锯发出嗡嗡的运转声,他把电锯夹在张佳乐的脖子旁,继续道:“那要看你能给我多少财了。”

张佳乐扭头看了一眼嗡嗡响着却没有真正转动的电锯,咧嘴一笑:“我们这小破船啥都没有,全卖了估计还没您着电锯有钱,大爷您看着办吧。”

“哦,那我把船长和船一起买了,怎么算啊?”

“船长说他卖艺不卖身!”旁边的一个同学又起哄道,全班的同学都围在两人周围看好戏呢,听到这一声立刻开始起哄。

“得了吧你们,再看下去要买票啊!换人换人,即兴小剧场!每人都要来啊!”张佳乐吼了回去。

于是,一场原本特别有气氛的万圣节晚会,硬生生被掰成了即兴cos秀。都是作者的错

可喜可贺。

一班人闹到了十点多,也都有些疲倦了,简单收拾了一下教室,就三三两两的结伴回家了。

孙哲平留在最后锁门,等他锁好门走到楼梯口时,发现已经换上校服的张佳乐坐在楼梯上等他。

“走吧?”孙哲平朝他甩甩手中的书包。

“走,去吃夜宵!”张佳乐从楼梯上跳起来,拎起书包拉着孙哲平向校外跑,“大孙我告诉你啊,我最近又发现了一家新开的烧烤铺,去吗!”

“去。”

 

End

啊,好像忘记给大孙卸妆了呢。

评论(13)
热度(13)
  1. Tales鲲平乐镇豆腐铺 转载了此文字
© 平乐镇豆腐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