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阿陌
🌟全职圈
霸图脑残粉,每一个战队都有爱
爱双花,爱韩张林方,正副队联盟粉
🌟漫威新粉
盾冬锤基 闺蜜组伦敦组相声组 抖森包子 阿毛是我的快乐源泉
🌟非常佛 非常佛 就是个隐形人
不会撕逼只会拉黑 毕竟是个现充
感谢看到这里

【双花】日常

*我没有欺负乐乐我没有欺负乐乐我没有欺负乐乐
*甜,请记得刷牙
*没什么问题就请向下(=゚ω゚)ノ

每年七八月都是职业联赛的休赛期,即使是一如既往严谨认真的霸图也不至于没人性到不给放假。今年的假期,张佳乐本想在战队工作室里泡过整个假期,却在张新杰计算了一番他如果留下需要多交多少电费和韩文清的目光下,被林敬言打包扔上飞机美名其曰旅游散心。直到飞机起飞的时候张佳乐才意识到自己不仅被队友卖了还不知道被卖到哪里了。
“这群家伙……”偏偏那三个人又都是惹不起的主,想想韩文清的脸和张新杰林敬言藏在眼镜后的不明其然的目光,张佳乐愤愤不平的拆开一包薯片决定用食物抚慰自己的心灵。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幸运E发作,这辆本来要飞往C市的飞机飞到一半就赶上了特大暴雨,C市机场全线关闭,最后迫降在了雨势稍小的B市。虽说航空公司会给旅客安排酒店,张佳乐权衡了一下航空公司那种老鼠成灾的宾馆,想起B市似乎是微草和义斩的主场。就让他尽尽地主之谊吧。这么想着,张佳乐从记忆中翻出那串落满灰的号码,抖了两下输进手机。
“嘟——嘟——”和以前一样,响过两声以后,孙哲平的声音透过电波传入张佳乐的耳朵里,“乐乐?”
“大孙你怎么知道是我…?”张佳乐感到十分诧异,仔细算算,自从孙哲平退役后,他们之间就几乎断了联系
“现在是夏休期,其他人要找我肯定也会在qq上,虽然不可思议,但也只有你这种可能了。”
“……”
“所以,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
“大孙你现在住哪里?”既然已经被听出来了,张佳乐也不跟他客气,直奔主题。
“怎么,霸图不要你了来投奔我了?”
“少贫,我在B市机场,快来接我。”
“……真不要你了啊”
“滚滚滚,速度点阿。”

十五分钟后,孙哲平赶到B市机场,此时已是晚上十一点,机场的旅客早已散的七七八八了,远远的就看到张佳乐坐在机场外的矮石柱上戳手机。
“乐乐?”孙哲平走近一看,发现他正在玩“节奏大师”顿时哭笑不得,“怎么连你也玩上了?”
恰好一曲终了,张佳乐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拎起地上的行李包,“等你等的无聊啊,怎么不行啊。”
“没什么。”孙哲平自然的接过他的行李包,“走吧,去我那凑合一晚上。”
张佳乐似在盯着孙哲平缠着绷带的手,又似眼神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默默跟了上去。
“到了。”孙哲平推开房门,把张佳乐的行李提进房间,“先洗个澡?这么晚饿了吧我去给你煮点面。”
张佳乐四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不大的房间,布置很简单又带着些单身男人固有的凌乱,大概是临时打扫过了?张佳乐胡思乱想着,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从浴室里出来,孙哲平也煮好了一碗鸡蛋面放在桌上,独自坐在电视前不知在想些什么。
张佳乐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端着面就狼吞虎咽起来。以前在百花的时候就知道孙哲平煮面是一绝,可惜已经这么久没吃到了。
想起以前的事,张佳乐的情绪也略显低落。
“怎么突然跑这里来了?”感觉到头上的毛巾被拿起,有人在为他擦拭头发。张佳乐也不抬头,就着吃面的姿势回答道:“被霸图的打包卖了你信吗?”
头顶上传来一阵轻笑,接着是电风吹嗡嗡运转的声音,掩盖了孙哲平的回答,“被卖了我养你。”
“哈?大孙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张佳乐回头问道,又被孙哲平按回去,“别动,头发没吹干睡觉会头疼的。”
张佳乐嘟嚷了两句,也就安静的任他吹去了。
吹好头发收拾好碗筷,张佳乐打了个哈欠就直奔孙哲平房间里的小床,往床上一倒大有谁让我起来我和谁拼命的架势。孙哲平从床的另一边爬上来,一米五的宽度容纳两个大男人虽说有点挤但也不是不能忍受。
看了眼时间,孙哲平关上床头的小灯,就感到一只手在黑暗中握住了他的左手。
“乐乐?”黑暗能掩盖很多事,即使就躺在身边,孙哲平也无法判断此时张佳乐的表情,只能感觉到他在按摩自己的左手。
“还会疼吗?”张佳乐的声音从黑暗里传来,有些闷闷的。
“不能打太久,时间不长的话还可以。”知道他在指什么,孙哲平也没有刻意掩盖。
然后就是长时间的寂静。
感觉到张佳乐的动作慢了下来,呼吸也开始变得匀长。孙哲平轻轻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给枕边的人盖好被子,动作顿了一下,在他的发旋上印下一吻。
“晚安,我的乐乐。”

-End-
评论(2)
热度(10)
© 平乐镇豆腐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