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阿陌
🌟全职圈
霸图脑残粉,每一个战队都有爱
爱双花,爱韩张林方,正副队联盟粉
🌟漫威新粉
盾冬锤基 闺蜜组伦敦组相声组 抖森包子 阿毛是我的快乐源泉
🌟非常佛 非常佛 就是个隐形人
不会撕逼只会拉黑 毕竟是个现充
感谢看到这里

【双花】网球梗


*年龄捏造,两人高三学生
*心情不好所以欺负乐乐
*想给乐乐一个冠军!
*依旧甜甜甜
*以上OK请走

张佳乐是小学二年级的暑假开始学打网球的。
开始学的时候他嫌学费太贵,硬是拉上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孙哲平当陪练,两人在体育中心请了个教练,就开始了学网球的苦逼生涯。
开始的时候,张佳乐骨子比较弱,经常累的气喘吁吁的,孙哲平倒还好,还有些力气把水壶盖子拧开了再递给累的蹲在地上直喘气的张佳乐。但张佳乐是谁啊?从小就被幸运E女神选中的孩子阿,再大的磨难也只会愈战愈勇啊!不就是体力不行吗,不就是步伐跟不上吗?我底子不好我练还不行吗?说做就做。每天早上起床跑个1000米再回家吃早饭,有时候起的晚了几分钟,跑完回家发现来不及吃早饭了,赶到学校后总会发现课桌上有一份用保鲜盒装好的早餐。张佳乐知道是谁放的,所以他也就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份待遇。

大概是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吧,张佳乐打球遇上了瓶颈。始终找不到教练说的那种“要用摩擦把球包起来”那种感觉,原本打得好好的球也变的东一个西一个的乱飞。看着这种情况,张佳乐内心又急又恼,却又始终找不到方法解决,每次练球都会被教练骂一遍,越骂越急,越急越乱,越乱越骂。要是以往的话,大概在回家路上和一起打球却始终很顺利的孙哲平抱怨两句也就算了,今天的情况却不大一样。
期中考完的第二天,两人和往常一样步行去体育中心打球,张佳乐依旧因为老问题而被教练骂了。回家的路上,孙哲平觉得和往常相比有些安静,张佳乐的表情很平静,但眼睛似乎有点红红的,魂也似乎飘到别处去了。联系一下刚结束的期中考,孙哲平对张佳乐这异常的反应有了底。
回到张佳乐家里时,张妈妈正在做晚饭,炒菜的香味弥漫这整间屋子。听到开门声,她探出头来:“乐乐回来了!打球辛苦了累不累,快去放包休息会吃饭啊。诶阿平你也来啦,正好晚上一起吃饭啊,你妈妈刚来电话说她今晚会比较晚回家把你托付给我啦。”张佳乐闷闷的恩了一声就回了自己房间,孙哲平朝厨房喊了一声“知道了谢谢阿姨”也跟了进去。
推开房门,不出意料的张佳乐正双手抱膝蜷在床和墙壁之间的空地上,孙哲平走过去,在他面前蹲下身“乐乐?很难过?”
“……”
“好啦被这么难过嗯?你不是号称打不死的小强吗?”孙哲平其实真的很不会安慰人,所以他只能轻轻拍打张佳乐的背以示安慰,然后就感觉一个黑影扑到自己身上,一个重心不稳就坐到地上了。看了看扑到自己身上的人,孙哲平无奈的笑笑。
“大孙。”
“嗯?”
“你说我是不是很笨啊考试成绩也不好打球还整天被教练骂……是不是我就是找不到那种感觉啊,还是说我不适合打网球阿?”
孙哲平感到自己肩上的衣服有些湿润,略带无奈的叹口气:“怎么会呢?练了那么久不都挺过来了,谁说你打不好了?只是还没找到诀窍罢了,没事,我陪着你呢。下次让教练目瞪口呆一下!看他还骂不骂你!”
“…那我要怎么办?”张佳乐抬起头,两眼泪汪汪的,鼻头因为哭泣而染上了红色。孙哲平刮了一下他的鼻子,“还记得以前你被骂说步伐跟不上吗?不就是练吗怕什么?我陪你练阿。”
“你说的!好明天就开始练!我要让教练吓得说不出话!”
“乐乐!阿平!洗手吃饭啦!”张妈妈的声音破门而入,孙哲平爬起身顺带拉起张佳乐,“行,明天开始练。现在爱哭鬼该洗手吃饭了,快去洗脸吧不然阿姨看到又会问的。”
“我才不是爱哭鬼!”张佳乐愤愤的到卫生间里洗脸去了。
说做就做,第二天开始,每天放学,两人就在小区的空地上练球,直练到家长催促才回家吃饭。一开始,张佳乐的球还是四处乱飞,好几次都飞到了隔壁小区,后来慢慢的找到感觉的,球路也稳定了,两人甚至可以原地不动的对拉上五六个来回。等到下一次练习,教练本做好了再训一次准备,没想到这周张佳乐的表现和上周相比简直是突飞猛进,一个个球都打得又稳又准,目瞪口呆了一会,教练才回过神来:“咳咳,这次打得有进步啊,下次要继续保持啊,行你去练练步伐。”
回家的路上,张佳乐眉飞色舞的回忆刚刚教练脸上的表情,忍不住在大街上就傻笑起来,引得路人纷纷回头。孙哲平用力摁了一下他的脑袋,小声道:“要丢脸回家丢,大街上呢什么样子。”
“嘿嘿,大孙你看到刚教练那表情了吗?简直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乐乐,孙哲平也忍不住勾起嘴角:“是是是,伟大的张大人,不知小的是否有幸请您快点回家呢?小的承受不住饥饿的困扰啊。”
张佳乐也挺入戏,手一挥:“准了!晚上大人我就赏脸到你家吃顿饭。”
“谢大人恩赏。”

跌跌撞撞的坚持了六七年,两人初二的暑假,教练推荐他们去参加市里面的少年网球赛,打双人配合。
双人配合,打的就是两个字,配合。要说配合,谁人比得上从小一条裤子长大的孙哲平和张佳乐呢?两人凭借超高校级的默契,一路碾轧各校选手,冲进了总决赛,和他们争夺冠军的是已经两连冠的嘉世中学。
比赛前夜,张佳乐抱着枕头敲开孙哲平家的大门,和孙爸孙妈打过招呼后就熟门熟路的钻进孙哲平的房间,不出所料房间的主人靠在床上看书。听到开门声,他头也不抬的说:“妈我看完这段就睡啦。”
“大孙啊你终于认我这个妈啦。”发现声音不对,孙哲平从书中抬头就看到张佳乐穿着粉红小花的睡衣抱着个枕头笑嘻嘻的站在门口。揉揉额头,把书放好,掀开被子对门边的人说:“还站着干嘛,上来吧。”
得到许可的张佳乐直奔大床,放好枕头就眼睛一闭:“我要睡啦晚安大孙明天还要比赛呢睡觉吧。”
“好,晚安”房间陷入一片黑暗。

第二天,体育中心网球场,少年组男子双打决赛,嘉世中学对阵百花中学,已是最后一场,两队此时二比二战平,谁能拿下最后一场,谁就是总冠军了。
两边的人都在为最后这一分蓄力,张佳乐看着对面的两个男生若有所思。孙哲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没发现有什么不同,便开口问道:“怎么了?”
“大孙,一会我们用那招吧!”张佳乐回过头,露出一个称得上是狡诈的微笑,“我还不信他们两个连那招都能破。”
“好,听你的”
比赛再度开始,嘉世发球,此时周围的人都发现双花的站位很奇怪,两人站的…似乎没有什么关联。
难道他们放弃配合了吗?这是很多人内心的想法。
这怎么可能,下一秒,两人的表现就给了观众一个大大的巴掌。
那颗球以一个刁钻的角度飞速向发球区的底线压去,那个位置,似乎是由孙哲平接球更有利,可偏偏动起来的是张佳乐。只见他一个滑步后退,腰身一扭,拍随身动,那颗球就乖乖的回到对场上去了。下一颗球压向两人的中间,看似谁也赶不上,实则孙哲平两个大跨步回击了这个球还和张佳乐完成了一次换位,然后是下一个球……两人的打法让观众摸不着头脑但却流畅感十足,仿佛练过千百次一般,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下一步的举动并作出配合。
毫无疑问,这场比赛,百花中学胜。
当最后一个球成功压着底线飞出去而没有被打回来的时候,张佳乐兴奋的扑到孙哲平身上:“大孙大孙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孙哲平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人眼睛亮得可以放出火花来了,也被他的兴奋所感染:“我们赢了!我们是冠军!”
站在领奖台上,捧着沉沉的冠军奖杯,张佳乐的嘴已经乐得合不上了。当有人问道,刚刚你们最后一场用的战术是什么的时候,张佳乐笑着看了一眼孙哲平,看见孙哲平也笑着看他,灵光一现,给那个刚被研发出来的战术取了个名字:“繁花血景。”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只有我们打得出的繁花血景。”

对不起写得很混乱很小学生文笔=A=其实里面藏了我的真实经历你信吗?
评论(2)
热度(2)
© 平乐镇豆腐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