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阿陌
🌟全职圈
霸图脑残粉,每一个战队都有爱
爱双花,爱韩张林方,正副队联盟粉
🌟漫威新粉
盾冬锤基 闺蜜组伦敦组相声组 抖森包子 阿毛是我的快乐源泉
🌟非常佛 非常佛 就是个隐形人
不会撕逼只会拉黑 毕竟是个现充
感谢看到这里

【林方】我们的夏休期

【林方】我们的夏休期

*甜 OOC

*甜 OOC

*甜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被1575章虐的整个人都不好了。・゜・(ノД`)・゜・。

*治愈自己治愈大众

*ready?go!

 

第十赛季,霸图止步总决赛门外。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不管是张新杰严谨的赛事分析还是韩文清的“我还可以继续战斗下去”亦或者是张佳乐的“我也不会放弃”,全部都被林敬言的一段话掩盖了。

“我想,我是时候结束了……”

“能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是我的幸运,也是我毕生的荣耀。”

“谢谢大家,祝大家好运。”

 九年的职业生涯,今天画上一个句号。

 然后,林敬言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了。

 

总决赛结束,全联盟正式进入了夏休期,兴欣队员们该回学校的回学校该回家的回家。没过两天,上林苑的房子就空出了一大半。

这天早上,叶修一大早被妹子们拉出门做苦力了,魏琛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上林苑只剩下还在睡梦中的方锐。

方锐做了个梦,梦见他被困在了一个迷宫里,迷宫的每一面墙乃至每一条路都长得一模一样,有好几次他仿佛已经接近了出口,就听到咚咚咚的巨响,好像有可怕的怪物向他奔来。

第三次接近出口的时候,巨响再次响起,这次他无视了巨响继续向前走着,发现迷宫的出口站着一个人…

然后他就醒了。

咚咚咚的声音再次响起,方锐坐在床上愣了三秒,才想起来现在已经是夏休期。暗自抱怨了一下门外一大清早就来吵醒自己的人,光着脚穿着四角短裤就下楼开门去了。

门外站着消失了大半个月的林敬言。

方锐那张平时垃圾话张口就来的嘴此时仿佛被封住了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林敬言依然挂着微笑,问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方锐揉了揉眼睛,掐了自己一下,被疼的嗷的一声叫了出来:“会疼啊。”

林敬言拉住他正在东摸摸西掐掐的手:“外面快热死了你也不请我进去坐会?”

 

方锐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冰可乐,顺手扔给了林敬言:“凑合着喝吧,兴欣穷啊没有茶具给你泡茶了。”

林敬言接过可乐,也没打开来喝,只是握在手里,瓶壁上的水珠顺着他修长的手指滴落:“方锐大大对我这么上心阿。”

 

以前两人还在呼啸的时候,方锐经常跑到林敬言的宿舍,两人研究着唐三打的新技能,研究鬼迷神疑的装备,研究两人的新打法,还憧憬着下一赛季呼啸能闯出更好的成绩。每次聊到兴起处,方锐总会从椅子上跳下来,站在地上一脸激动的比手画脚,林敬言总会微笑着倒好一杯茶,等方锐说累了恰到好处的递过去。即使每次方锐都一边嫌弃的说着林敬言大大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喝茶阿可乐多好喝,一边一口气把那杯茶灌进肚子。

 

拿着可乐回到方锐房间,一人坐在床边一人坐在电脑椅上,对坐无言。方锐绞尽脑汁想挑起点话题,却又一一在脑海里被自己否决了。

“老林你…接下来打算干嘛?”思来想去半天,方锐还是问出了从上次招待会结束后就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

“找份工作娶妻生子阿。”林敬言大大的回答很快,似乎是早就想好的答案,没有犹豫就脱口而出。

娶妻生子。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方锐觉得自己的心似乎抽痛了一下,然后努力把嘴角扯开,打着哈哈回应道:“找到工作了吗?消失那么久不会是去找女朋友了吧!诶呀老林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怎么可以不把女朋友带来给哥看看阿再怎么说我们也搭档了那么多年…”

“方锐。”林敬言有些无奈地打断他,“你在难过。”

“谁说我难过了哥今年可是拿冠军的人开心还来不及呢有什么好伤心啊!”

林敬言没有应答,只是看着方锐。

原本还做出一副快来崇拜哥的表情的方锐突然像泻了气的皮球一样,向后一躺倒在床上。林敬言太了解他了,比他自己还了解他。

可是我了解林敬言吗?方锐在心中暗问自己。

 

在和霸图打得时候,无论是两人擂台赛是约好一般的转圈绕弯还是团队赛时那一个让自己彻底陷入霸图包围的走位,只要是林敬言在的地方,方锐都能感觉到两人深深的默契,这种默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渗透进了两人的生活,以至于在林敬言离开呼啸的那几个星期,方锐叫外卖时还是习惯性的要了两份鸭肉粉丝,再默默地倒掉一份。

 

我还想再了解你一点阿林敬言大大。方锐这么想着。

“你还有很久的时间来了解我啊。”林敬言的声音突然在方锐耳边响起,吓得他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起来,“老林你怎么知道……”

后半截的话被堵回口中。林敬言的唇贴上方锐的,他的舌头温柔的舔舐着方锐有些干的嘴唇,正如他这个人一样,温柔的渗透自己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无法从这张网中逃脱了。

金陵书生气,矜傲但低调。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看到的评论林敬言的一句话,方锐觉得这句话用来形容林敬言真是在合适不过了。

过了些时候,两人的唇才分开,林敬言正要起身,却被方锐一把抱住,毛茸茸的脑袋搁在自己的肩膀上。

“老林你结婚的时候一定要请我啊。”

“必须的啊。”

“我可要坐贵宾席。”

“没问题阿。”

“我可要好好看看新娘,肯定是很漂亮的妹子吧。”

“在我眼里他很漂亮。”

“那个妹子好幸福啊…”

“嗯。虽然他不知道我喜欢他。”

“那赶紧告白啊!老林拿出你曾经唐三打的风格来!在霸图呆了两年没有变的果断一点吗?”

“那…我去咯?”

“去吧去吧我可等着你的好消息呢!”

方锐放开搂着林敬言的双手,拍拍他的肩膀,一脸哥看好你的表情。

林敬言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盒子,单膝跪下。

“那么,你愿意嫁给我吗?方锐大大。”

“…林敬言大大你太狡猾了…”方锐吸吸鼻子,扫视了一下林敬言身上的短袖衬衫和休闲短裤,“穿成这样就跟我求婚?老林你有没有点诚意啊?”

“反正我这人就这样了,方锐大大就凑合着吧?”

“如果不好我可是要退货的啊。”

“保您满意。”

 

后记

“老林你消失了那大半个月干嘛去了?”吃过早午餐,方锐整个人歪坐在沙发上,左手的戒指偶尔反射着亮光。

“找工作找房子,还回去陪陪我爸妈。”收拾完餐桌,林敬言擦着手走过来。

“行不行啊老林?找不到工作哥包养你啊!”

“好啊,那就请方锐大大包养我啦。”在方锐身边坐下,林敬言拉过他的手慢慢帮他做起手操,“方锐。”

“嗯?”林敬言的手保养得很好,按摩的力道也十分舒适,方锐大大一边享受着难得的按摩,一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作为回答。

“这两天,和我回N市一趟?”

“好啊。”

END

 

评论(8)
热度(48)
  1. 起嘉平乐镇豆腐铺 转载了此文字
    冬至转一个 温暖治愈就饺子QAq
© 平乐镇豆腐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