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阿陌
🌟全职圈
霸图脑残粉,每一个战队都有爱
爱双花,爱韩张林方,正副队联盟粉
🌟漫威新粉
盾冬锤基 闺蜜组伦敦组相声组 抖森包子 阿毛是我的快乐源泉
🌟非常佛 非常佛 就是个隐形人
不会撕逼只会拉黑 毕竟是个现充
感谢看到这里

【蓝雨】庆生

*拖到生日当天才写我真真诚(滚粗

*私设小卢会做蛋糕不喜慎

*本人最不会起标题了!

 

喻文州觉得今天蓝雨的气氛有些奇怪。

虽然少天还是一样的多话,瀚文还是一样的有活力,宋晓还是一样的大心脏,郑轩还是一样的压力山大,李远还是一样在吐槽少天,景熙还是一样在治疗全队。

但喻文州就是觉得蓝雨的气氛有些奇怪。

这是一位战术大师的直觉。

 

荣耀联盟的常规赛一般是在周六,大部分战队都会选择在周日进行复盘。蓝雨也是如此,打完周六的比赛后,周日早上复复盘,下午就是选手自由发挥了。或加紧练习或放松放松。但今天有点不一样。

“队长队长下午我要回家一下昨晚我妈说什么我一个远房表姐回来了非要我回去见人家一面!诶呦我们家经常冒出一些奇怪的亲戚我妈还非要我一个个认过去!我会尽量早点回来的下午不能陪你聊天啦对不起队长再见!”黄少天说着一边飞快的收拾好一个小包,扣上掩饰用的鸭舌帽就冲出了俱乐部。

“队长队长我可以让景熙前辈带我去买点零食吗上次买的都吃完了QwQ”卢瀚文仗着年纪小毫不客气的卖萌撒娇,喻文州仔细想了想上一次买零食的时间,点头准许了这次外出。

“诶为什么要我来说,真是亚历山大啊。”郑轩一边嘀咕着一边考虑怎么和队长解释自己和宋晓李远要出去的情况,等走到喻文州面前时,郑轩条件反射地说出口:“队长李远说他妈让他去相亲他不想去拉我和宋晓垫背我们去去就回来一定能赶上晚饭!”

喻文州感到有些奇怪,怎么今天大家的事都凑到一起了,平时再怎么有事也不会一个战队成员都不剩啊,但每个人的理由又都无法拒绝。

真是奇怪啊。望着空荡荡的训练室,喻文州不禁感叹道。

 

消失的蓝雨队员都到哪去了呢?

“郑轩宋晓李远你们怎么那么慢啊诶哟我们都等半天了怎么样队长没怀疑吧?!”一家门口挂着“已歇业”的西饼店迎来了这一批特殊的顾客。

“估计有些怀疑了,感觉我们说的时候队长表情怪怪的。”宋晓回答道。

“诶呀这个不好我们速度快点还有一堆东西要整理呢!我看看啊现在是下午两点我们在五点以前弄完没问题吧五点啊三小时足够了吧!”

“黄少我们要干什么!”卢瀚文很激动,第一次瞒过队长做事的他有一种新鲜感,眼睛亮的都可以放电了。

“好吧听我分工啊!景熙郑轩你们去准备装饰!把这里打扮得漂亮点啊!小卢你阿姨不会介意吧(小卢:不会阿姨说别弄乱蛋糕最后要收拾好就行!)那就好总之装饰就交给你们了!郑轩李远你们打扫一下!虽然说已经很干净了啦但是再擦一遍比较好!对了礼物都带了没?一会就用那张最大的桌子礼物先堆上去!小卢说好的蛋糕呢?(小卢:阿姨说早上烤好的放在冰柜里了!)行咱两进厨房!你们赶紧弄弄完也进来帮忙知道吗!”黄少天噼里啪啦说了一通分配好任务,和卢瀚文一起进了西饼屋的厨房。

 

看着厨房里排放整齐的各种用具和卢瀚文从冰柜里抱出来的新鲜蛋糕和奶油还有装饰水果和布丁,即使是黄少天也犯了难,毕竟身为一个大男人,谁会没事做这些甜点啊!

和桌上的食品用具大眼瞪小眼了半天,卢瀚文又不知道从哪里抱出了巧克力酱,裱花器和抹刀转盘什么的,看到黄少天站在桌前茫然的样子,卢瀚文惊讶道:“黄少你不会用这些吗?”

“……不会!”大概是被蛋糕的复杂程度惊吓了一下,黄少天意外的没有话痨起来。

“不是吧!还我无所不能的黄少啊!”卢瀚文捂脸假装哭泣,赶在黄少天再次开口前说道,“好吧我教你啦!当年阿姨把我拉来打工了一个暑假没白干啊!”

一边说着,卢瀚文把蛋糕放到转盘上,熟练的用长刀把蛋糕剖开,先薄薄地抹上一层奶油,把水果片和布丁摆好,又把上半层的蛋糕盖上。

接着,他打开装着奶油盒子的盖子,“来抹奶油吧!这步其实最简单啦黄少你看我给你露一手!”卢瀚文用抹刀刮了一坨奶油抹在蛋糕上,一边旋转转盘一边慢慢把奶油抹平,不一会儿蛋糕的周围就出现了一圈均匀的奶油层。

“诶哟小卢以前怎么没注意到你还有这一手!以后找妹子可真是快了别人一大步啊!啧啧啧奶油抹的这么漂亮人家妹子可会嫉妒的!”黄少天单手拖着下巴啧啧称奇,就被卢瀚文塞了一把抹刀,“来吧黄少也试试看!可好玩了,抹不平也没关系我来拯救世界!”

黄少天学着卢瀚文刚刚的样子,小心的抹匀蛋糕上的奶油,虽然他是第一次做如此“高大上”的活,但完成的还是不错的。

“好厉害啊黄少!”卢瀚文仔细检查了一下,虽然有几个小地方还是有抹刀留下的痕迹,但作为一个新手,黄少天算是做得非常好了。

“那是,本少是谁?黄少天啊!怎么可能有我做不到的事?”看着黄少天又继续balabala说个没完的趋势,卢瀚文当机立断开口道:“黄少我们进行下一步吧!”

说着,卢瀚文拿起两个裱花袋,一个递给黄少天,解释道:“这个是裱花袋,一会把奶油装进去,用不同的裱花嘴可以做出不同的效果,以前我看我阿姨弄出过一个超级漂亮的芭比娃娃的裙边呢!如果初学者的话适合这种。”举起一个齿形的裱花嘴,“先把裱花袋剪一个缺口,把裱花嘴塞进去,塞紧!装上奶油就可以啦!”一边说,卢瀚文一边在蛋糕周围挤出一圈漂亮的花边,突然想想到什么似的说道,“黄少你去练练用巧克力酱写字吧!”

“用巧克力酱写字?为什么?”黄少天有点没跟上卢瀚文跳跃的思维。

“一会要在蛋糕上写祝福语的啊你不觉得如果是你写的话队长会很开心吗?”卢瀚文调皮的眨了眨眼,用沾满奶油的手指了一下食品柜“那里面有切片吐司你就用那个练好了!一会还可以当点心吃。”说完,他又投身于伟大的裱花事业了。

黄少天只好拿着巧克力酱和吐司面包在桌子的另一端开始他的练字大业,一开始怎么也控制不好力道,不是酱挤太多就是字的中间笔画断开了。等他能够连贯顺畅的写完“队长生日快乐这六个字的时候,大半包的吐司已经惨遭毒手。

另一边,卢瀚文也成功把装饰花裱好,正甩着酸麻的手臂,在外面忙活的四人推门进来,黄少天眼睛一凉,一手两个把四个人拉到桌边,“来来来大家辛苦了请你们吃点点心啊!本剑圣亲手制作全联盟独一无二拿到市场上就是无价之宝的巧克力夹心三明治!还不快拜谢.”

“哇黄少给我留一份!”卢瀚文不顾还没洗干净的手,径直扑向那盘面包。忙活了半天大家也有些饿了,一人拿着一片面包补充起能量来。

“黄少小卢,你们进度怎么样了?我们可是把外面打扫了一遍装饰也弄好了礼物也都摆桌上了就等你们的蛋糕了啊。”李远满足的舔去手指上残余的巧克力酱,又拿起一片。

“哼哼有本剑圣在怕什么!”“黄少不要吹牛啦!还差祝福语就完成啦!”话还没说完就被卢瀚文强行打断读条,黄少天佯装生气的挠他痒痒,一大一小就在沙发上闹起来。

“行了别闹了快五点了,亚历山大啊。”看着不打算劝阻的李远宋晓和不打算治疗的徐景熙,郑轩再一次叹气。

闹也闹够了,黄少天回到桌前,拿起已经被用了大半罐的巧克力酱,认真的在蛋糕上写上“队长生日快乐!”六个大字。卢瀚文不知道又从哪里翻出几支果酱笔,一人分了一支往蛋糕上画上自己喜欢的图案。

 

墙上的钟走过五点,依旧没有一个队员回来,喻文州有些担心,正在考虑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的时候,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队长我们今天在外面搓一顿吧!你看我们都好久没出来你也要多出来走走嘛不然会生锈的!就这么定了啊五点半xx路麦当劳门口见!”

收到黄少天的短信,喻文州不禁轻笑了一下,今天这么多人不同寻常的举动他大概知道了原因,不过现在是要去证实的时候了。

按照约定,5:27,喻文州出现在xx路的麦当劳门口,幸好是在冬天,让裹着围巾带着墨镜的他没有那么显眼。突然感觉到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扭头一看是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拉着他七拐八拐来到了一家歇业的西饼屋门口,正想开口发问就被拦下了话头:“队长先别说话闭上眼睛我送你个惊喜!”

既然是惊喜,那我就顺着他好了。”这么想着,喻文州闭上双眼,感觉到来人拉着他径直走着,大概是在西饼屋?喻文州不太确定的想着。

走了十来步就停下了,来人放开他的手,就听到一声“队长睁眼吧!”同时,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也响了起来。

喻文州睁开眼睛,就看到黄少天举着一个蛋糕站在自己面前,其他队员们站在他周围。蛋糕上一行队长生日快乐立即撞入眼球,字的周围还胡乱画着些什么,就听到卢瀚文兴奋的声音:“队长生日快乐队长快吹蜡烛队长快许愿队长快切蛋糕!”

喻文州微微一笑,默默在心中许了愿,在队友们的欢呼声中一口气吹灭了所有蜡烛。灯被打开,蛋糕很快就进了每个人的肚子,一边吃着蛋糕还一边听着黄少天给喻文州解释每一份礼物甚至蛋糕上每一个图案的由来。

“队长我跟你说啊!小卢他居然会做蛋糕你知道吗?这个蛋糕他可是主厨诶!还有那些图案!这个时间与诅咒哦是我画的!这个是把重剑啦小卢那小子画的还不错!这个是炮啦一看就是郑轩那家伙!还有李远的召唤兽!这个是景熙的牧师法杖!哦对还有宋晓的这个气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气功师要画个气团啊真好笑!诶呀你肯定都认得出来吧!还有还有这里是大家送你的礼物哦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

“嗯,很感动。”喻文州微笑,“明年也请多多指教啊,少天。”

End

 

评论(5)
热度(14)
© 平乐镇豆腐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