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
=阿陌
🌟全职圈
霸图脑残粉,每一个战队都有爱
爱双花,爱韩张林方,正副队联盟粉
🌟漫威新粉
盾冬锤基 闺蜜组伦敦组相声组 抖森包子 阿毛是我的快乐源泉
🌟非常佛 非常佛 就是个隐形人
不会撕逼只会拉黑 毕竟是个现充
感谢看到这里

【双花】少不更事

*题目和内容没有关系

*写完就被虫爹打脸了=-=乐乐今年是十五岁!!虽然我写的是九岁…

*私设两人小时候的故事

*最后有退役同居的双花

*乐乐是我的乐乐是我的乐乐是我的(重要的事说三遍

*如此痴汉也能接受请下拉

 

张佳乐,性别男,就读于荣耀小学四年级,经常因为名字被误认为是女生。成绩不错,可惜每次不是班级第二就是99分,这样的成绩确实令人有气没处发。

张佳乐的生日在2月24日,这种日子,通常不是在寒假的尾巴就是刚刚开学,也是学生党们奋笔疾书赶作业的时候。

这年寒假,张佳乐在母亲的监督下早早做完作业,又赶上自己生日在开学前一星期,就和父母申请了外出。

按理说四年级的小朋友要独自出门,家长大多不会答应的,张佳乐的父母也不例外。

既然你们不答应,我就自己出去!张佳乐小朋友气呼呼地想着,趁着父母都去上班的时间,溜出了家门。

 

门外的世界对于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分外精彩,画糖人的大叔,街边摆的小摊,匆忙赶路的打工人,拎着菜篮的大妈…一切的一切都令他瞪大眼睛,不时发出惊叹。

每天放了学就乖乖回家,回家吃饭写作业,看看课外书钻被窝睡觉。这样的日子让张佳乐几乎没有什么机会接触更加广阔的世界,他在外面奔跑着欢笑着,散发着一个九岁孩子的活力。

 

从早上十点多出门,到下午四点,他愣是没停下来的到处闲逛,连午饭都没吃。逛着逛着,也差不多该回家了。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张佳乐才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

他没带钥匙。

 

毕竟是第一次瞒着父母独自出门,兴奋劲早就把这些冲到脑后,别说钥匙了,张佳乐身上连一分钱也没有,这让他不得不放弃在外面买点东西吃的念头。

而且妈妈说外面的东西不卫生。张佳乐坐在家门口的楼梯上,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小脸郁闷的皱成一团。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家家户户传出饭菜的香味。要是以往,母亲应该已经回家开始做饭,而自己会在厨房里看母亲做饭或看看电视,而不是在冰冷的台阶上饿着肚子等母亲回家。

饭菜的香味刺激着张佳乐的鼻腔和胃。他咽了一口唾沫,拍拍自己的肚子义正严词地说:“不可以再叫了!再叫是不听话的孩子!以后没有人喜欢你的!”

肚子再次咕的叫了一声。

张佳乐愤愤的拍了一下肚子:“不争气!”双手拖着下巴开始发呆打发时间,顺便缓解一下饥饿带来的苦闷。

 

五点,六点,七点。以往准时回家的母亲今天却始终没有回来,张佳乐认真听着楼道的脚步声,试图判断母亲是否回来。

这时,自家对面的门忽然打开,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一脸不情愿的朝屋内喊:“为什么又是我啊!老妈你真的好懒诶!”

屋里的人不知道应了一句什么,男孩走到张佳乐家门前,奇怪的看了一眼坐在台阶上揪头发玩的张佳乐,砰砰砰的敲响张佳乐家的大门。

张佳乐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个男孩子想要干什么。只见他又砰砰砰的敲了几下,嘴里嘀咕着:“奇怪,老妈不是说会有人来开门吗?”

“那个…”张佳乐小小声的开口。

“干嘛?”男孩转过头来,盯着这个坐在楼梯上的人。

“你要找这家人有什么事吗?”

“老妈叫我来叫这家的一个小孩到我家吃饭,具体为啥她也没说,你认识他吗?”男孩年纪不大,口气却故作老成。

“其实我就住这里。”张佳乐指了指男孩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应的门,低声道。

男孩盯着他看了老半天,突然一把拉起他往自家走,张佳乐在这里坐了三个多小时,腿都麻了,这下被突然拉起来,惊叫了一声。男孩回过头看他可怜兮兮的揉腿的样子,动作也轻柔了一些。

 

走进男孩家的大门,一个带着围裙的中年妇女就迎了上来,热情的打招呼:“诶呀你就是张佳乐吧,今天你妈妈有应酬要比较晚才能回来,她让你到我们家吃饭,看我忙的都差点忘记了,来来来,快来吃饭吧。”

张佳乐坐到饭桌前,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仔细的回想,似乎母亲早上出门前确实有说过让自己到对门家蹭饭,自己回答了什么来着?睡得迷迷糊糊的早忘了。算了不去想他了!张佳乐想通了,开始专心吃饭,一大碗饭很快就见了底。

“诶呀吃得这么快,佳乐饿了吧?来!再吃一碗!”男孩的母亲热情的要再给张佳乐盛一碗饭,被张佳乐眼疾手快拦了下来:“不用了阿姨,我吃饱了。”顺便附赠了一个甜甜的笑脸。男孩的母亲揉揉他的头发,“诶哟这孩子真乖,要是我们家阿平也能这么乖就好咯。行吧,阿平房间在那里,你去找他玩吧。”

张佳乐滑下椅子,乖乖的应了一声“谢谢阿姨”,还把吃完的碗放到厨房,男孩的母亲看见了又是几声夸赞,然后说什么也不让张佳乐帮忙洗碗,连赶带推的把他送到男孩的房间。

 

男孩正坐在桌前抓耳挠腮和数学题做斗争,张佳乐探头去看男孩的课本,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三个字:孙哲平。

孙哲平似乎发现了张佳乐的存在,“书在我头上的书架上你可以自己拿,我要写作业没空陪你玩。”

“谢谢。”张佳乐低声道了谢,踮起脚抽出一本儿童文学,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孙哲平的作业,他正对着一道应用题大眼瞪小眼。张佳乐低下头去看书。

过了十分钟左右,张佳乐换了个姿势坐着,一抬头发现孙哲平还在对着那道题大眼瞪小眼,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孙哲平转过头,气呼呼地说:“有什么好笑的,你厉害你来写啊。”

张佳乐连忙摆摆手:“对不起我不是在笑你,其实这道题只要列几个式子。”张佳乐拿过孙哲平的笔,在孙哲平的草稿纸上写了几个式子,“看,这样就可以啦。”

孙哲平拿回草稿纸,看了半天,一拍桌子,“想不到你小子还挺厉害的,来来来看看这道题怎么写。”

两个孩子就这么一人趴在桌子的一头,对着那本《数学寒假作业》,开始了严肃的学术讨论。

 

晚上十点,张佳乐的母亲敲响孙哲平家的门,孙哲平的母亲打开门。

张妈妈满脸疲惫:“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我们家乐乐没惹什么麻烦吧。”

孙妈妈:“哪里哪里,乐乐比我们家阿平乖多了!晚上他还在教阿平做作业呢!”

张妈妈脸上有了一丝笑容:“是嘛,没有惹麻烦就好,我把他接回去吧,这么晚了阿平也该睡了。”

两位母亲交流着,走到孙哲平的房间,轻轻打开门。

房间里,书桌上乱七八糟的摊着草稿纸和作业,两个孩子趴在桌上睡得正香。

 

早晨,体内的生物钟将张佳乐唤醒,他揉揉眼睛,发现自己身在一个不熟悉的房间,原本自己睡的小床上还躺着另一个男孩子。从一开始的迷茫回过神来时,他意识到自己大概是在孙哲平家等母亲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小心的翻身下床,孙哲平还在熟睡当中,张佳乐开门出去,孙妈妈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餐。

“乐乐这么早就起来啦?”孙妈妈一边煎鸡蛋一边回过头来问道。

“阿姨好,我妈妈呢?”

“在家呢,昨天你妈妈看你睡那么熟没忍心叫醒你。”

张佳乐开心地向门口跑去:“谢谢阿姨帮我跟阿平说再见!阿姨再见!”

“不吃个早饭吗?”孙妈妈追出来问,发现张佳乐已经消失在门外。

孙妈妈摇摇头,把煎蛋盛到盘子里,走到孙哲平的房间,一脚踹开门。

“阿平——起床了——”

 

“大孙——起床了——”

孙哲平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恍惚了一下,狠狠地揉了一把张佳乐的头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学我妈叫我起床的方法!”

“哼我乐意!快点起来啦早餐都做好…唔…”张佳乐的声音消失在唇齿之间。

 

回首过往,有初次相遇的平淡,并肩战斗的激情,和徒留一人的悲伤。

若言当下,平凡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又都能从平凡中发现新的惊喜。

展望未来,还会有许许多多如今日般的早晨,回味起初见时的平淡。

但是啊,这样的陪伴总是美好的,糅合了汗水与泪水的回忆,就好像,可以和他,一直走到世界尽头。

End

 

评论
热度(20)
© 平乐镇豆腐铺 | Powered by LOFTER